结合AI和VR:这家公司要打造有感情的虚拟克隆人

小说:农村暴利好项目作者:宗海纯更新时间:2018-11-20字数:93588

结合AI和VR:这家公司要打造有感情的虚拟克隆人


12月18日消息,国外媒体Tech in Asia近日撰文讲述了当前数字化虚拟人体的发展。不同于传统的人形机器人,这类虚拟克隆没有物理身体。致力于“个性化人工智能”的美国加州创业公司ObEN在与韩国娱乐公司合作为流行音乐明星打造虚拟形象,让他们能够借助它来更多地与粉丝进行互动。虚拟克隆还能够拥有情感能力,可应用于客服、医疗保健、教育等领域。ObEN公司是日本软银公司投资的第一家AI公司,之后还得到过来自腾讯的投资。

▲ObEN联合创始人兼CEO尼克希尔·贾恩,以及他的“个性化AI”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要是有另一个我跟我的孩子玩耍聊天,会怎么样呢?

在又一次无法兼顾公司的经营和家庭生活以后,尼克希尔·贾恩(Nikhil Jain)向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每次我出差,我的孩子都会非常想念我,因为他们习惯于有我在他们的身边。”贾恩解释道。作为致力于打造人形替身加州创业公司ObEN的CEO,他每个月都要到亚洲出差一次。

为寻找能够平衡自己工作和生活的解决方案,贾恩创办了ObEN。2014年,他与亚当·张(Adam Zheng)联合创办该公司,致力于所谓的“个性化人工智能”(以下简称“PAI”)。PAI是指虚拟数字替身,能够被训练来完成你没有时间完成或者无法做到的事务。

“你可以通过训练使得它变得很有用,”出生于孟买的贾恩说道,“我不会说中文,但我的个人AI能说。”

许多技术人员长期以来都痴迷于难辨真假的人形机器人的概念。而像ObEN这样的公司正在做的则是在这一基础上减去了一个步骤——没有物理身体。相反,它们要打造3D虚拟分身,赋予这种虚拟形象人的体型和声音,以及足够聪明的行动能力——目前至少能够执行简单的任务:客服请求,大声朗读,进行明星和粉丝之间的互动。

ObEN正在与韩国娱乐巨头SM Entertainment合作为后者旗下的诸多韩国流行音乐超级明星打造PAI。6月,两家公司合作在香港成立一家名为AI Stars Limited的合资公司。

“明星希望能够更多地与粉丝进行互动,”贾恩解释道,“而AI拥有无限的时间,能够跟无限多的粉丝进行互动。”

根据来自韩国创意内容署援引的数据,去年,韩国流行乐坛的全球销售额达到47亿美元。韩国流行音乐组合最为红火,比如今年卖出100多万张唱片的男子音乐组合EXO。

通过与明星经纪人和经理建立合作,ObEN能够获得非公开的数据,给明星们创建一对一的问答环节。“很多粉丝都想要了解他们喜欢的明星的日常生活:午餐吃些什么,他们喜欢什么电影。”贾恩说。

ObEN计划明年年中推出它的首批明星虚拟分身。除了与韩国流行歌手展开合作以外,该创业公司还牵手印度宝莱坞的明星——宝莱坞是ObEN能够挖掘客户的另一个大型娱乐市场。据咨询公司德勤估计,到2020年,印度电影产业预计将实现营收37亿美元。

各种应用

▲Soul Machines的一个数字化人体

然而,未来,虚拟数字分身的作用将远不局限于提升生产力。通过创造人的虚拟版本,企业和用户都能够收集更多有关人们如何响应他们的虚拟分身的信息——并相应地调整他们的服务设计。

以贾恩为例,他可以观察他的孩子在他不在家时是如何跟他的PAI进行互动的。“我能够看到我的孩子跟我的PAI说了些什么,我的PAI又是如何回应他们的。”他说道。

明星们也可以通过它他们的虚拟分身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粉丝。

“作为粉丝,你做的很多事情明星都是看不到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机交互研究院教授约翰·齐默尔曼(John Zimmerman)表示,“对于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你可能常常听她的歌曲——但她看不到你听。你还可能会关注她的博客,你可能会跟朋友说起她。”

然而,在合成技术的帮助下,明星可以看到粉丝的活动,在线下活动跟他们见面的时候能够表达自己的谢意。正如齐默尔曼所指出的,“明星无法了解到个体粉丝所做的事情,无法个性化跟他们的联系。”

其它的AI公司甚至赋予他们的智能虚拟形象更加精细的情感,比如细微的面部表情和情感反应。从奥克兰大学分拆出来的新西兰创业公司Soul Machines开发了一种“虚拟神经系统”,该系统旨在模拟诸如多巴胺激增的化学反应对人类大脑的影响。

▲Soul Machines为Autodesk开发的客服分身Ava

例如,外面突然传来巨大的噪声,可能会让Soul Machine的虚拟分身感到惊恐。如果你跟它笑,它也会跟你笑,能够表现出你的性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的人形分身能够开始迎合你独特的个性和行为,不管你是中年女企业家,还是20来岁的大学生。

“说到底,作为人类,最能让我们投入情感的对话就是面对面的对话。”Soul Machine首席商业官格雷格·克罗斯(Greg Cross)指出,“当我们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我们能够打开很多新的沟通渠道——所有的非语言沟通渠道。”

他认为,随着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地与机器进行交互,给AI加一张脸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觉得,人脸将会是未来的人机交互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Soul Machines首席战略官格雷格·克罗斯

11月,Soul Machine宣布它将与3D设计软件公司Autodesk合作打造全天候客服专员,计划2018年推出市场。克罗斯说,他们还对其它的领域感兴趣,比如虚拟训练员、医疗保健提供者、教师甚至可让孩子跟他们最喜欢的角色说话的动画玩具。

机器变得越来越像人类的一个潜在后果是,人类遭到情感控制。毕竟,不难想象虚拟的销售代理人可能会利用你的内疚感诱导你购买某种东西。不过,克罗斯解释了有情感能力的虚拟分身被用来帮助人类的方式,比如被用来帮助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的虚拟分身。

“看看现在的人,越来越多的人患上抑郁症,或者沉迷于毒品而不能自拔,原因是我们无法处理我们自己的情感。我们可能能够带来影响的其中一个领域是,给该类人群建立支持系统。”他说道。

潘多拉盒子

现在评估虚拟数字分身将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例如,ObEN和Soul Machine都还没有对外推出产品,还在与客户一起塑造合适的虚拟形象。

人工智能也还没有达到精于理解自然语言的地步——现在的聊天机器人的语言理解能力还很基础,说服力不够。克服“恐怖谷理论”(形容人们在面对类人物体时的不自在)——也是需要一定时间去解决的一个技术障碍。

与此同时,企业将要找到最好的方式来展开虚拟形象短期和长期的商业化。到目前为止,创业公司是将虚拟形象视作需要就不同的项目对外授权的演员。Soul Machines还计划向客户同时收取订阅费和会话费,收费具体取决于虚拟形象跟多少人进行对话。

另一个商业化可能性是,向第三方开发者提供数字化人体的使用权。在支付特许权费用后,第三方开发者能够围绕体育明星或者知名歌星开发应用。

说到明星虚拟形象的商业化可行性,韩国虚拟现实游戏和3D虚拟分身创业公司Reality Reflection首席战略官切斯特·罗(Chester Roh)说,“实际上,没有人知道答案。”

要渲染高分辨率的虚拟形象和其它的复杂3D模型,设备需要具备非常出色的GPU性能。这意味着用户可能无法通过智能手机流畅地观看那些虚拟形象。他们得花钱购买像HTC Vive虚拟现实头盔这样的高端设备。

“由于需求不高和硬件设备问题,该行业目前发展缓慢。”切斯特·罗强调称。

▲Reality Reflection的扫描设施

例如,Soul Machines要花八个星期左右才能做出人的高清虚拟克隆——他们的目标是,做得尽可能地逼真。而ObEN则选择走低保真度路线,这是它为了让PAI能够适用于智能手机而作出的折中方案。贾恩说,用户应该只需要拍张自拍照就能够给自己做个虚拟克隆。

短期来看,那也让开发者能够打造简单的O2O应用,比如在扫描二维码以后,跟另一个人的虚拟形象一起录一首合唱歌曲。ObEN也在跟微信合作打造一个Facebook Spaces式的应用,让3D虚拟形象能够跟朋友发信息和互动。腾讯和HTC Vive的VR加速器HTC Vive X都是ObEN的投资者。

最后,所有涉足AI虚拟形象行业的创业公司都将要应对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挑战。随着3D模型变得越来越栩栩如生,滥用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公众人物,比如名人,可能尤其容易受到流氓或者山寨行为的影响。即便是在普通个体的层面,也有可能会引发很大的麻烦。

“前男友可以保留一个你的虚拟克隆版本吗?这样在你离开他以后,他还能够常常跟你说话。”齐默尔曼说,“那是你吗?你是不是该把它带走?对于这种问题我们没有任何的界限。随着它进行的互动多了,更多地模仿你,它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了你了。”

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或者经过验证的解决方案,不过该领域的数家公司都在瞄准区块链技术。ObEN与非营利组织Project PAI建立了合作,后者的区块链或许可为该美国创业公司的明星虚拟形象提供保护和验证。

“我们也在试图找到保护我们的数字资产的方式。”切斯特·罗说道。他解释称,Reality Reflection也在瞄准区块链技术,希望借助它来保护它的3D虚拟形象。尽管别人无法完全照抄你的模型,但他们还是可以轻松地以你的作品为其模型的基础打造一个不同的数字化人体——就像整形手术那样。

未来可能要实施新的法律架构来处理这种新一代的合成虚拟人体。如果个人能够将他们的虚拟克隆授权给一家公司使用,那他们是否就不能将其用于个人目的或者他们自己的业务呢?当涉及的财产是你或者你的一个版本的时候,数字财产的概念很快就会变得错综复杂。

“制定新的伦理道德标准和法规是我们的技术发展过程的一部分,”齐默尔曼指出,“我们肯定要犯些错误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当前文章:http://zxqss.com/list_43146.html

发布时间:2018-11-20 02:00:15

有钱没钱 快手网红赚钱 泉州兼职瑜伽教练 网上兼职日结靠谱吗 网上兼职去哪里找 晚上能做什么兼职 适合上班族做的兼职 月入过万的九个小生意 轻松生意 哪个手游能赚人民币

编辑:文建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